主页 > 恒彩官网 > >一个惊怒交加的声音不知道从第几层响起
恒彩官网

一个惊怒交加的声音不知道从第几层响起

时间:2018-05-04 11:01供稿单位:织梦58打印字号:

高手!竟是巅峰级数的强者!”白衣人雪尊者倒抽一口冷气。
 
    刀尊者脸色青白:“二哥,若是对上这两人,你有多少把握?”
 
    雪尊者苦笑一声:“我有十成把握可以逃命。”
 
    刀尊者脸上抽搐了一下:有把握逃命?那岂不是说……正面对上一定打不过!?
 
    这句话,刀尊者没有敢当面问出来。
 
    他只是在心中祈祷,这两个人,千万不要是四季楼的敌人!
 
    要不然……
 
    彼此一旦对上的话,二哥固然可以逃命,全身而退,但自己却是注定要陨落在此的!
 
    “这是在跟什么人战斗,这场争斗来得太突兀了吧?”刀尊者看得愈发胆战心惊。
 
    “这世上能人辈出,高手众多,你不知道,不代表人家不存在……”雪尊者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“会不会是跟那个风尊?”刀尊者突发奇想。
 
    雪尊者嘲讽的看了自己的五弟一眼,淡淡道:“老五,你想得太多了。若是那风尊拥有有同时对上这两人交手的实力,一身修为最起码也得不逊色于凌霄醉……早就刻意杀上四季楼总舵了!”
 
    刀尊者讪讪。
 
    “你还是赶紧将注意力都放在观战中吧,你仔细看清楚?跟着两个人交手的那个人,分明未尽全力;将整具身形化作了一团朦胧的光点……这等神奇的功法……端的闻所未闻……”
 
    白衣人雪尊者叹息道:“只可惜这等强者交战,不能近距离观看,否则,必然大有裨益!”
 
    刀尊者深表赞同。
 
    白衣人雪尊者皱眉沉思,搜肠刮肚:眼前三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怎地会拥有这般惊天动地的威势?有此能为已经是一奇,更奇怪的是,在印象之中,分明就没有与之相符的天玄巅峰强者啊?
 
    这事儿可真奇了,奇上加奇!
 
    难道江湖上巅峰高手,还有自己不知道的?
 
    便在这时……
 
    天空中蓦然响起一声轰鸣,整个天唐城,都因而震动了一下。
 
    那一团光点突然彻底散乱,相对完整的一团蓦然坠落下来。
 
    占据上风的两道剑光仍旧不肯放过,紧随其后,衔尾疾追,便如两条蛟龙,摇头摆尾,迅猛的呼啸而下!
 
    一逃一追的两方面去势均是极快,快到了极点!
 
    明明眼睛才刚刚看到端倪,几乎就已经差不多到了眼前。
 
    然后……那团光点就突然消失了,消失得无影无踪,唯余一个充满惶急意味的声音:“刀尊者大人……”
 
    刀尊者两人还反应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却只感觉一股风从头顶急疾掠过,然后就见——
 
    面前两道剑光凌厉的迎面而来,来势奇疾,丝毫不因为自己两人在前而有丝毫停滞!
 
    雷动天主仆二人当然不会有丝毫的停滞,因为两人可是有很清楚听到那句:“刀尊者大人……”
 
    再想起云扬提及的四季楼巅峰高手,刀剑雪霜冰!
 
    如何还不明白了眼前这两人之中,必然有一个是四季楼的刀尊者!
 
    这会的两人齐齐生出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。
 
    这一通忙活下来,差点儿累死人哪,终于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,找到了他们的大本营!
 
    起码,找到能正面战斗的人了!
 
    这就已经是太不容易了。
 
    雷动天此际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,若不是自己突发奇想,用剑气不断地给那位风尊造成创伤,只怕熬到一个时辰的时限之后就直接消失……
 
    那夜郎自大的就真的是自己了!
 
    幸亏啊!
 
    幸亏自己逼得他坚持不下去了!
 
    刀尊者本能的叫一声:“什么人?”
 
    面对着迎面而来如同怒龙一般的长剑,不仅是刀尊者,就连雪尊者也只能骤然运功相抗;否则……
 
    对方完全没有收手的迹象,可是被人家一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斩了,怎么也是冤枉之极,无论如何也得出手应对!
 
    刀尊者怒吼一声,一刀出手!
 
    雪尊者大袖一挥,一团雪花也似的银芒,瞬时充斥了面前空间,身形随之急退,口中大呼道:“来的是哪位朋友?这是一个误会!请暂息雷霆,自有分说!”
 
    雷动天只感觉面前突然有一股彻骨寒意袭来,随即整个身体都几乎要冻僵了一般的那种感觉;他和老穆先前的消耗都太厉害了!
 
    凌空御剑数百丈连续斩杀,接连不间断的数百剑出击啊!
 
   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极限消耗!
 
    一身修为消耗殆尽,当前几乎就已经油尽灯枯了;雷动天这会心愿得偿,赶紧掏出几颗丹药扔进嘴里,腮帮子都鼓着,努力的往下吞,这会连形象都没功夫维持,却又哪里有时间说话。
 
    老穆那边亦是同样的情况,他的修为比自己的少主要稍微高那么一线,但也就高一线而已,而且他所休息的功法就效能上肯定要逊色于雷动天。雷动天这边支撑维艰,他那边同样差不多的状况。
 
    但他的状况还要更差,因为他的纳子戒指已经送给云扬,这会正自一只手匆匆忙忙的往自己怀里掏丹药,却是没来得及掏出来,刀尊者应变的一刀已经迎面而来。
 
    刀风凌厉,夺魂取命!
 
    老穆勃然大怒,单手持剑,竭尽余力,狠狠一剑劈落!
 
    这一瞬,老穆可谓是动了真怒,几乎将体内剩余的灵力全数鼓尽,剑锋上乍然萦绕起一种类似黑色火焰燃烧的光彩。
 
    当!
 
    刀尊者一声大叫之余,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身子好似一只皮球一般的咕噜噜滚了出去。
 
    这里可是接天楼顶,刀尊者这一滚直接滚到了楼顶的最外边缘位置,脑袋咚的一声狠狠撞上防护矮墙,一时间只觉得七荤八素,昏头涨脑,整个人却又弹了回来。
 
    随着咔嚓一声,一大块矮墙被其撞断,呼通呼通的落将下去。
 
    一路噼里啪啦,也不知道砸到了什么东西。
 
    一个惊怒交加的声音不知道从第几层响起,带着不可遏止的暴怒:“卧槽泥伊拉娘……麻辣隔壁的这是什么混蛋在作死……”
 
    而此刻,缓过一口元气的雷动天再度剑出如闪电,不由分说地与雪尊者战成一团。
 
    刀尊者被老穆一剑劈成了滚地葫芦,好不容易站起身来,兀自感觉眼前金星乱冒,晃来晃去,如同有十七八个人在战斗一般,每个人的头上居然还顶着一个光环一般……
 
    使劲的甩甩头,意图回复清明。
 
    却蓦然看到那一个黑衣的家伙又再度向自己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刀尊者哼了一声,顾不得自己头脑还没完全回复,身子一跃而起,锵的一声响亮,整个人乍然消失,却见一口锐利大刀悍然出现在空中,恶狠狠地劈将下去!
 
    老穆这会已经吞下了丹药,但间隔实在太暂,连一口元气都还没有恢复,正处于旧力已尽,新力未生的尴尬境地,一时间只能连连闪避刀尊者连绵刀势,只感觉心里已经气炸了肺!
 
    自己何等修为,居然被这等蝼蚁逼得成这个样子!
 
    简直是永生永世无法洗雪的极端耻辱!
 
    雷动天剑光如同缤纷落花,绕着雪尊者一剑接一剑的强势进攻,丹药已经开始持续在丹田发挥作用,元气渐次回复的他,渐渐占到上风,攻势如涛。
 
    雪尊者雪花刃飞舞,竭力招架,他本能以为这件事情就只是一个误会,对方实力至此,若是当真得罪得狠了,势必后患无穷。
 
    所以刚才即便有看出雷动天气空力尽,只是勉力支撑,雪尊者仍旧不曾乘机进攻,这会更只是仅限于不断地防守,不断地解释:“误会!阁下,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好似雷霆霹雳轰鸣人间的大吼一声